首页 >养生

矢野浩二有些话中国人能说我不能说

2018-09-21 11:09:55 | 来源: 养生

矢野浩二:有些话中国人能说,我不能说

易:你在很多访问里都说自己一直想演一个中国人,为什么?

矢野浩二:对,说过很多。以前我演的角色比较集中,都是日本军人,现代人物比较少,我怕形象被定型。尤其是2004年、2005年、2006年我演了很多经典的鬼子角色,所以产生了想转型的念头。

而且既然现在在中国演戏,在中国生活,还是想感受一些中国人的感觉。近演了一个电视剧《盛宴》,我演的角色是地下共产党,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吧。

易:你其实来中国11年了,现在终于演了一个中国人,这对你来说是早还是晚?

矢野浩二:差不多吧,也不早,也不晚,演其他国家的人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不止是语言的问题,重要的是怎样塑造那个国家的人。

我觉得鬼子角色太脸谱化,但也不敢说,让我怎么演就怎么演

易:一直以来,友觉得抗战剧里的角色,不管共产党还是鬼子,都比较单一。你演了很多这样的戏,你的感觉是什么?

矢野浩二:以前鬼子的角色又凶又残忍又坏就OK了。本来那个剧本对他的描写不是那么仔细,再加上导演对日本鬼子的角色要求不是那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角色就是脸谱化。

但2008年我接了高希希导演的电视剧《狙击手》,也拍了

《翡翠凤凰》,这两部戏都是日本鬼子的角色,但塑造的人物很客观,很人性化,不像以前简简单单。我们在中国发展的日本演员,和以前不一样,有越来越多这样的机会。

易:你说过,自己在演艺上追求的是更丰满的角色。在演那种特别单薄的角色时,会不会跟导演有冲突?

矢野浩二:以前我都不敢说,我怕说了以后不找我。再说那时候我真的没有什么演技,没有什么说的权利。再加上在中国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一个日本人,周围都是中国人,我也不敢提意见,说了怕影响了我们工作的节奏、情绪。

易:所以导演让你怎么演你就怎么演?

矢野浩二:就是这样。一般中国工作人员,包括导演也是,对日本人角色的想法,他们也不想描写得那么多,观众也不愿意看更多

作为一个演员,重要的是有戏拍

易:

这会不会让你觉得痛苦?

矢野浩二:我拍《烈火金刚》、《小兵张嘎》、《铁道游击队》,一点没有讨厌,那时候我的状态,说实话,能演这样的角色,

觉得很荣幸。

易:为什么觉得荣幸?

矢野浩二:作为一个演员,重要的是有戏拍,有工作。跟中国一样,日本娱乐圈里,99%的演员都没有饭吃、没有戏拍的。有名气的、定期有戏拍的人只是很少一部分。所以演艺圈不是那么简单。一年两年可以坚持,但不一定十年、二十年能保持这个好的状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演什么样的角色,只要有戏拍就太幸福了。

易:

你来中国之后,获得出演杨阳导演戏的机会,你说即使没有片酬,你也愿意?

矢野浩二:对,演员只要有戏拍。说实话,那时候经济很困难的,我的钱包里钱也不是那么多。但接那部戏,起码三个月有饭吃,有住的地方,起码三个月可以保证生活,可以留在中国,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没有钱也可以演。

努力是理所当然的,我能有今天还是因为运气好

易:

你次听到人家叫你“鬼子专业户”时,什么感觉?

矢野浩二:我不知道“鬼子专业户”的含义是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鬼子专业户,就是老演鬼子的意思,刚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叫我这个。但同时没有什么反感,也没有什么好感,没有在乎这种话。

易:

你在演鬼子特别频繁的那段时间,有没有考虑少演甚至不演?

矢野浩二:2006年我参加了抗战片《大刀》,那里面我也是演日本军官,我完全没有投入角色,完全没有状态,挺郁闷,心里挺难受的。演鬼子的烦恼那时候终于表现出来了。

那时候有一个摄影师朋友,他马上就看出来了,带我出去吃饭,喝茶聊天。他跟我说,浩二,以后你不用演日本军官的角色了,你已经演过了。再说拍摄这部戏你的状态不是那么好,以后不要勉强,你应该追求一些别的角色。

那时候我听到他的话,突然肩膀变轻松了。有这样一个中国人、老朋友,跟我说这样的话

后来我跟公司的经纪人商量,尽量回避一些这样的角色。

易:

确实这样做了吗?

矢野浩二:

嗯。到后来有段时间一直没有戏拍了,差不多八九个月左右

后来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找我录节目,我谈了刚来北京时遇到的笑话,

观众的反应也不错。紧接着湖南卫视《

快乐大本营

》、《

越策越开心

邀请我参加节目。(在)

那两个节目

(里)

表现还可以,很好玩,观众很开心

。后来慢慢表现为娱乐节目的形象,我一下就改变了,“鬼子专业户”形象越来越没有了

算我运气好吧,碰到什么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总会有人帮我。包括刚来中国的时候也是,我的朋友也不多,不会说中文,每天上学,没什么事。过了一年,我身上的钱越来越没有了,经济有点困难,要回日本。但是在我决定要回日本之前,朋友帮我借钱。2003年偶然的又遇到这个公司的老板。所以我在中国11年的奋斗,遇到什么小困难也好,大困难也好,肯定会得到帮助的,就是运气好。

易:

不是因为你也很努力吗?

矢野浩二:努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幸亏我有这样的运气,所以很感谢中国的朋友。有的时候着急也没有用,以后还会遇到困难,但重要的还是接受现在的现实情况。

《小兵张嘎》、《烈火金刚》那样红色经典里面的日本鬼子角色都不人性

易:

你谈到表演的时候,一定会提到人性化这个词,你觉得你演过这么多角色里,哪个是人性化的?

矢野浩二:说实话,马上就播出的《浮尘》,还有一个《翡翠凤凰》的日本军人,

从一个日本军官的角度来说,算是人性化的。

易:哪个是不人性化的?

矢野浩二:不人性化,当初的《小兵张嘎》、《烈火金刚》那样的红色经典里面的日本鬼子的角色都不人性,脸谱化的。

我不让我在日本的家人朋友看《小兵张嘎》这种作品

易:你拍的那么多戏里面,有没有哪部是你不太愿意提的?

矢野浩二:有些红色经典的作品,

比如有时候中央台还在重播的《小兵张嘎》。

易:你会看吗?

矢野浩二:我不看,八年前、九年前的作品还在播,也许是因为有的老年人也喜欢看吧。说实话,可以把那个磁带放在仓库里面。

易:

你在日本的朋友和家人,你会给他们看你的作品吗?

矢野浩二:我自己觉得还行的作品,我把DVD寄给他们,

或者我去日本的时候带一些DVD给他们

易:《小兵张嘎》会给他们看吗?

矢野浩二:不会给。

易:他们看过吗?

矢野浩二:没看过,其他的作品我给他们看过。

易:像哪些?

矢野浩二:《东风雨》、《翡翠凤凰》、《狙击手》都会给他们看,2006年自己感觉到了不想演日本鬼子这样的念头以后

的作品(都会给他们看)

。2008年以后,我对日本人塑造的观念完全不一样。

我不敢回答跟“南京大屠杀”有关的这方面问题

易:

你在

2004年的一档访谈节目中,被主持人司马南问到南京大屠杀这样的问题,当时你什么反应?

矢野浩二:我吓了一跳,我次遇到了那样尴尬的情况。而且从语言上的角度来说,没有回答的能力。再说,本来我也不敢回答这方面的话题。

易:是指敏感的问题,你是尽量不去碰的?

矢野浩二:对啊,本来我在看台本的时候,我们跟节目制片人,节目导演人一起沟通的时候,也没有提过这方面的话题。

易:他是临时问的?

矢野浩二:对,2004年的时候他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他可能)一想到日本人就想问一些这方面敏感的问题,也是想问一些让我尴尬的(问题)。

幸亏来中国之前不知道中国人对中日历史问题的敏感,否则也许会犹豫

易:之前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被别人问这样的问题

矢野浩二:以前根本没有想过,尤其是我刚来北京的时候,这方面没有那么仔细考虑

2000年我次来中国拍电视剧,就是《永恒恋人》,那个片子里我是男一号,偶像剧,台词也很多,所以我愿意来,我愿意去中国

根本不考虑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事情。

知道以前有战争,但是没有那么仔细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那时候中国人对过去历史的理解

和在

这方面的敏感,我也没有这个概念。幸亏那时候我不知道,所以愿意来中国。

易:如果你当时知道的话?

矢野浩二:如果知道的话,也许会犹豫

。幸亏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倒是好。

以前我觉得我只是演员而已,认为中日关系这种事跟我没关系

易:在台湾也会有一些日本演员去演日本士兵的角色,但很少有人会去问一个日本演员这样的问题。但你在内地演戏就会被问到,会不会觉得这不太公平?

矢野浩二:想过,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现代的人和过去完全是不一样的,不能把过去的事情放在现代人身上。可能中国跟日本,这方面观念还是不一样。日本侵略中国的历程,如果日本人从被侵略的立场来看,肯定不一样。

我们日本人也要好好、冷静的想一想对方的心情,对方的立场,这样会拉近双方的距离。

易:你现在会不会在日本的媒体上表达这样的想法?

矢野浩二:表达,重要的还是多了解一些对方的事情。以前根本没有考虑中日关系,认为那不是我做的事,因为我只是演员而已。但我在中国11年了,我周围的大部分中国朋友帮助我、照顾我,现在有了这样的家庭和宝贝,

她是中国和日本混血的宝贝,我希望她过得愉快。所以觉得中日问题不止是他人的事情。

易:接下来有没有打算为此做点什么?

矢野浩二:9月有一个中日交流博览会,很多想在中国发展的日本企业会展现自己技术方面的东西,那时候我做一些主持的事情。

日本南边的鹿儿岛和湖南长沙是友好城市,11月1号,他们在鹿儿岛做

一个中日40周年的友好交流活动,

我也被要邀请过去。

易:以后这种活动你会不会参加的就比较多了?

矢野浩二:有时间的话多多参加。包括《浮沉》这部戏,

我介绍给中国的观众日本精神方面的东西,多多介绍给对方,这是重要的。

我不愿意说出话来引起大家误解,我希望我说的话拉近中日距离

易:提到在中国像你这样出名的日本人,还有加藤嘉一,不过他近因为被质疑否认南京大屠杀,引起争议。

矢野浩二:我没有看具体的报道,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是什么样的,但本来南京大屠杀是中日之间很敏感的问题,谁都知道,这么敏感的事情他说出这样的话……我觉得历史学家或者政府有关代表有这样的权利来讨论,而一般人,就不能太多的说话。

易:如果是你遇到这种事情呢?

矢野浩二:我首先是不愿意,不希望说出这样的话来引起大家这样的误解,对双方一点没有好处的,我希望我说的话拉近中日之间的距离。

有些话中国人说没问题,但作为日本人,我来说就有问题了

易:我记得之前你在《天天向上》节目里面说了一句话,“顺我者死,逆我者亡”,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矢野浩二:说实话,其实没有那么恶意的。这件事之后,我才知道有些话中国人说没问题,但是作为日本人,我说就有问题。后来在《天天向上》录节目的时候,成语就很少说,不敢说

易:当时你反应是道歉,甚至说出“我不应该说出现在这个节目中”这样的话。

矢野浩二:重要的是,那时候在录这个节目,刘斌老师开始要讲话了,大家都安静下来,都紧张了,包括我们主持人也紧张了,不好说话。让在现场的观众感到这样的紧张,对大家不好意思,道歉。

易:那你为什么不解释一下呢,“

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

矢野浩二:那个时候我在博客道歉了,但那个时候很多人理解我的心态,很少人对我批评,倒是对刘斌老师的批评多了,我倒反而害怕了。

易:为什么对刘斌老师批评多了,你反而害怕了?

矢野浩二:对我批评心里会比较轻松了,因为我说了这样的话引起这样的事情,再说,他也是老前辈的人,我倒是心里有点不踏实。

易:那大家批评他,可能是觉得你说这个话本来就没有什么,是刘斌老师反应过度了。

矢野浩二:这方面我觉得在中国的话,的确是没有错,但我说的话也不是那么合适。

在中国和日本之间,我希望站在中间来考虑问题

易:像这次加藤嘉一遇到这样的事,就有人在媒体上写文章问他,一直以来,你为哪边说话,是为中国还是为日本,你有没有被问这样的问题?

矢野浩二:我也有,5月份我在日本录一个电视节目,中日韩三个国家的人一起讨论自己国家自豪的事情。我们日本嘉宾是八个人,还有中国人、韩国人,也分别大概是七八个人左右。那时候节目组的人把我安排到代表日本

的一方,但我本来在录节目之前跟节目组提过,把我放在代表中国的人

那边。但这个节目组的人说,你是日本籍的,代表日本可以吗?

所以我就开始录了。

录节目的时候,

我被问到在“中国养狗幸福吗”这样的问题。我说我在中国的时候,有时候养狗散步,养狗的主人没拿纸盒或者塑料袋,所以狗屎的时候也不收,我觉得这对环境不好。马上中国代表的人就说“你不配说这个话

!”

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也不少的,他们也看到这个节目,就会想,我本来以为矢野浩二在日本的节目中会说中国好,你竟然说出中国的坏话,你太让我失望了。

所以以后即便在娱乐节目中,也要注意这样的问题。我希望是站在中间来考虑双方的问题。

在日本的时候,我在娱乐节目中说“我爱中国”

易:你在日本媒体中是怎么介绍和评价中国的?

矢野浩二:从我在异国他乡工作的角度来说,在中国的时候说中国好的话,这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关键是,在自己的国家,在日本的时候,是否能说

我爱中国

这句话,这是重要的。

我在娱乐节目说“我爱中国。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老婆是中国人,孩子也是中国籍的,当然爱中国,理所当然。我在中国的时候,我的祖国是日本,我爱祖国,我爱日本,这是理所当然的,当然爱了,为什么不敢说呢,所以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易:为什么让女儿入中国籍呢?

矢野浩二:这对于我来说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我在中国生活、工作,将来也是一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希望我们家庭一直在一起。而且我希望她上中国的学校,中国籍会方便一些。

现在很多日本人羡慕我在中国发展的事业

易:你有没有考虑过再回日本发展?

矢野浩二:没有想过具体的,顺其自然吧

。比如说有演戏的机会,有适合我的角色,也许会短期回日本拍戏。

易:在日本一本杂志关于你的报道里,提到了你的大姐裕子。裕子跟她的同事谈到你在中国的发展,她本身是很自豪的,但得到的回应却是,“不过……不是在日本……”。你介意日本人对你的这种评价吗?

矢野浩二:有些人有这样的说法,但近很多人很羡慕我在中国发展的事业

。这几天去上海发布会的时候,叫了几个日本的媒体,他们有些想问的问题,“为什么矢野浩二先生在中国有很多人都这样理解你,接受你,喜欢你,有没有跟中国人打交道时候的窍门

?”

我也说了,我说很自然就行了,不用那么考虑配合,不要那么太配合中国人的立场,不要那么太在乎,太考虑,直接跟中国的朋友们交流就行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就OK了。这样的话,对方也会产生对日本的好感。很多中国人也想看看日本人内心的东西,不是假装。

高中毕业后去东京做演员,其实就是想摆脱在大阪的郁闷状态

易:你在很多地方谈为什么你会当演员,说以前在酒吧打工的时候

矢野浩二有些话中国人能说我不能说

,有个客人建议你去当演员,真的就只是这样吗?

矢野浩二:其实是客人喝醉了随便跟我说的话而已。

易:你自己之前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矢野浩二: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想法。那时候19岁,脑子里没有想做什么工作,根本没有,自己不知道干什么好。

易:迷茫?

矢野浩二:迷茫,虽然想找自己想做的,但不知道做什么好。因为我在大阪老家的时候,我的家庭是一般的家庭,我母亲后来得了癌症,家庭情况在高中毕业以后不稳定了。我在大阪心情很郁闷,自己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也没有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刚好有人给我这样的建议,忽然我自己想起来了,那就试试,尝试演戏方面,就是想摆脱现在郁闷的状态。

易:是什么时候坚定了“要当演员”这个想法的?

矢野浩二:离开大阪以后我到了东京,自己找个房子,找了一个学表演的培训班。既然自己下决心了,那就好好做,要坚持到底。刚开始半年,我在演员培训班天天学表演,偶尔给我一些拍戏的机会,但都是临时演员。过了半年以后,我自己找了工作

,开始做助理。

曾经怀疑过自己是不是适合演戏

易:你在日本做了八年的助理,也一直没有出头,你都一直没有放弃?

矢野浩二:我眼光好,马上就放弃了,在日本根本没有希望,但是没有放弃演戏,只是换个地方而已。

易:觉得日本不适合你

矢野浩二:马上就察觉到了,感觉到了不适合,痛快的决定,要是不放弃自己的梦想,换个地方也可以。

易:有没有怀疑过,我是不是适合演戏呢?

矢野浩二:有。

易:什么情况下?

矢野浩二:以前在日本的时候有过,演一句话台词的,导演一喊开拍,那一瞬间马上我的脑子木了,没了台词。虽然自己练了好几次,但导演一说开拍,马上就忘了。到后来拍了好几条才过。但我这个人比较执着,一下决心我也不愿意放弃。

大家能记住曾经有这么一个为了中日之间拼命努力日本人就够了

易:你在演艺上的目标是什么?

矢野浩二:还是继续尝试不同的人物,这是永远的课题,尤其是以后多多参加一些现代剧本。

易:目前为止,你对自己满意的作品是什么?

矢野浩二:这次《浮尘》我希望是满意的作品吧,但我觉得还是看看观众的反应才能知道。

易:如果若干年后,中国人再提起矢野浩二,你希望大家怎么说你?

矢野浩二:只要记住有这么一个为了中日之间拼命努力的日本人,

我就满足了。

易:如果日本人提起你呢?

矢野浩二:日本人(提起)

希望也是这样的吧,关心中日交流的那个日本人。

(更多)

(本文来源:中国 )




真空系统-分子泵厂
1700℃精密真空气氛炉
加高型多功能数显洛氏硬度计报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