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性侵频发不是教师终身制的问题

2017-06-23 10:17:37
教师资历的认证隶属教育行政部门,准入资历“上级”说了算,存在严重的漏洞,缺少社会监督,完全属于暗箱操作 在中国,当下的教师资历认证,隶属于教育行政部门,具有较强的行政束缚色采。负责教师资历准入和督查教师履职状态全是“上级”说了算,普通教师没有发言权,家长和学生更是只能任人左右,缺少社会监督,完全属于暗箱操作。由于教师的缺少加上行业管理不规范直接就致使资历证出现可以买卖的现象。教师资历的准入存在严重的漏洞,缺少公然透明,缺少公正,也就很难保证公平,固然也就没法保证师资质量的提升。 但是在台湾,教育部门在2013年3月扩大了不适任教师通报范围,只要有性侵、性骚扰前科或有精神疾病的教育人员,包括:幼儿园、课后照顾服务人员、厨工、短时间补习班教职员等,都列入不适任教师通报系统规范,新进人员1定要先通过查询系统,确认无性侵、性骚扰前科才能录用。从1997年建置不适任教师网络查询系统以来,目前已登录近300名不适任教育人员,过去被医师判定有精神疾病而纳入通报的不适任老师。 性侵、体罚不断与教师毕生制并没有太大关联,教师淘汰机制并未履行到位,退出机制缺失,不合格教师有恃无恐 教师毕生制也不是洪水猛兽,校长性侵幼女、教师体罚学生等事件,跟毕生制的关系不大,不过是人性之恶的体现,多数问题的本源也其实不在教师那里,而是全部教育体制的弊端酿成的。教师毕生制是没有原罪的,之所以问题频发,还源于教师的退出机制与淘汰机制缺失,才使得1些教师有恃无恐。根据《教师法》第3107条规定,教师有以下情形之1的,由所在学校、其他教育机构或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罚或解聘: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给教育教学工作造成损失的;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卑劣的。在中国,在《教师法》中的“淘汰之说”的,只是现实中并未履行到位,教师资历的退出机制几近失效,该被淘汰被清除的不合格教师也不必担心。 据《鲁中晨报》报导,4川省会东镇小学教师王剑猛,利用放学后的补课时间,采取要挟或欺骗手段,曾屡次性侵89岁女童。他曾因在东县铁厂沟中心学校猥亵学生而被开除,但他却没有被法办,而是调动到发箐乡小学,尔后继续作恶,又被调到会东镇3河小学,直到去年3河小学被合并到镇小后直至案发。其实,只要“淘汰机制”是完善的、且被严格地履行,那教师毕生制本身便是1个伪命题,其对教师群体的震慑作用也不言而喻。而上述所说的,流窜数所小学性侵女童的案例也根本就不会产生。 本站内容大部分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